欢迎访问万盛新闻网!

2018年07月17日

农历  六月初五 星期二

爱情桥

来源:万盛日报

发布日期:2018-01-10

阅读次数:6600次

 孝子河上,曾经有一座让人十分眷恋、名称也非常有趣的桥——“爱情桥”。

 此桥修建于1975年。当时,孝子河万盛段西岸的娄黄坝生产队,是一个有五六百人的蔬菜生产大队,居民们每天要将蔬菜送到万盛菜站,又要从万盛挑大粪回生产队淋菜,还要接送孩子上学……这些都得涉水过河。每到冬天,河水冰冷刺骨;洪水季节,只能绕道从三元桥或氮肥厂大桥到万盛,给出行带来不便,居民们盼望能在河面上建一座桥!

 政府从现实考虑,最终同意在娄黄坝前的孝子河面上修建一座简便桥,让人和拖拉机通行。

 当时修桥很艰难。修桥的资金,由区财政补贴一点,公社资助一点,区蔬菜公司赞助一点,生产队每家每户筹集一点。在国家建设“三大主材”十分匮乏的年代,区物资部门也想方设法为建这座便桥下达了水泥、木材、钢材指标。具备了修桥的资金和主材后,当年汛期一过就动工建桥了。

 桥的东面架在区环卫所前,桥西头直达娄黄坝生产队的地边。决定修桥的消息一经传开,娄黄坝生产队的男女老少一片欢喜,社员更是群情激奋,家家户户出工出劳。背水泥、挑石子、抬钢筋……工地上一派繁忙景象。当时我在万盛公社修建队任队长,把技术员傅汝平派到建桥工地担任技术负责人,巧合的是傅汝平本身就是从娄黄坝生产队到公社修建队来的,对建桥特别的卖力和尽心。经过约四个月的奋战,年底前终于将桥建成了。它是一座钢筋混凝土桥,桥长约70米、宽约1.8米,在河中有三个桥墩,桥的两边装有栏杆,能过往行人和拖拉机。因为两岸的交通便捷了,先后有区社队企业局供销公司、区二轻局和区安监站征用娄黄坝生产队的土地,修建了家属住宅楼,区工商部门又在西桥头设立了生猪交易市场。

 从此,社员们经便桥将蔬菜送到万盛菜站,回去的时候,有挑大粪回生产队淋菜的,有担潲水回去喂猪的,西岸的人过桥到氮肥厂、东岸的人过桥到造纸厂和塔山医院上班……当时这座桥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每到夏天的傍晚,人们三五成群的来到桥上纳凉,习习的河风吹得人胸背透凉,前三十年后三十年的神吹海侃,惬意极了。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这座便桥被谈情说爱的青年男女给“霸占”了。每当夜幕降临,情侣们就相约来到桥上,凭栏倚靠,有的朝上看着缓缓流来的河水,有的朝下看顺河流去的月亮。夜晚,桥上没有车辆经过,没有路灯,路人从中间穿过,只听得窃窃私语,谁也看不见对方的面目……这座桥竟成了当年万盛地区男女幽会和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久而久之,这座桥被有心人送上了一个雅号——“爱情桥”,并得到当地人的认可,一传十、十传百,“爱情桥”的名称越喊越响亮,一喊就是30多个年头,成了万盛地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张名片。

 2008年,在孝子河“爱情桥”上下游相邻处各架起了宽大宏伟的新桥,原“爱情桥”承担的交通和运输功能逐渐被这两座新桥取代,加之“爱情桥”年久失修和整治孝子河的需要,政府决定拆除“爱情桥”。昔日的情侣,今日的婆婆、爷爷们闻讯后死活不同意,看见桥被拆除,有的大娘捶胸顿足、泪流满面。

 但是,拆除“爱情桥”是整治孝子河的内容之一,是大势所趋,人们也只能顾全大局。后来,不知是哪个大娘想出了一个怪招,发动老姐妹们说:“你们把我们的‘爱情桥’给拆了,‘老娘’们就把你们修的‘珊瑚桥’喊成‘爱情桥’。”这一招还真起了用,她们一呼百应,原“爱情桥”旁边新修的被命名为“珊瑚桥”的大桥,竟被喊成了“爱情桥”。现在在体育馆一带玩耍,不时会听到有人问:“你从哪的过来的?”有人答:“从爱情桥过来的。”不难看出,人们对亲情、友情、爱情是那么的执着、那么难以割舍和眷恋。

 “爱情桥”不知当了多少情侣的红娘,也不知见证了多少忠贞的爱情故事,而今,永远座落在人们无限的思念之中。(罗昭书)



【手机端用户如需浏览视频,请点击如下播放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