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万盛新闻网!

2018年11月19日

农历  十月十二 星期一

在线举报:

举报电话:48288739

邮箱:3132566563@qq.com

生命成长 诗意相随 ——读《重温最美古诗词》有感

来源:万盛日报

发布日期:2018-02-01

阅读次数:18173次

 昨日,一收到网上购买的书——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就迫不及待地翻开。序言中,第一句话是:每个中国人,都是在诗歌里不知不觉地完成了自己生命的成长。突然觉得这句话于我心有戚戚焉。

 回首走过的岁月,那起起落落背诗的声音,那跃跃欲试写诗的时光,那平平仄仄教诗的激情,如初春的纷纷啼鸟,如盛春的满树繁花,如暮春的万木新绿,染绿了岁月,染绿了诗意,染纯了诗心……

 小时候,不懂诗,却在日复一日的背诵中,牢牢记住了“曲项向天歌”的白毛红掌鹅,记住了农民伯伯“汗滴禾下土”之后的粒粒皆辛苦,记住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夜色朦朦,记住了“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春意阑珊。幼时不懂诗,好像也无需懂,单是这样起起落落的背诵,朗朗上口的吟唱,就很好。如果真正弄懂诗的意境再去背诵,恐怕消磨的就不止是一个烂漫孩童的诗意遐想吧!就正如那句美丽的话语:我们站在春天里,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换作读诗,我也想说:我们背诵诗歌,不领会,也诗意盎然。

 中学了,对诗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觉,除了主动寻找美诗来读,还常常写诗。学校要举行歌咏比赛,我们班要唱《美丽的茉莉花》。班委们经过筹划,决定在唱歌前,用一首抒情诗开场。不知怎的,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头上。其实那时没有亲眼看到过茉莉花,不像现在,可以找“度娘”帮忙。也许是自己名字中带一个“莉”字吧,没有见过它,却对这种花有种莫名的崇拜和向往,于是根据书中、歌里积累的一些词语,再调动各种感官,竟然分章节地创作出一首茉莉花的诗歌。诗歌交给老师,老师笑盈盈地说:不需要任何修改,可以朗诵了。现在早已记不得那首诗歌的内容了,但每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很神奇,原本写作应该源于生活,而我的那次写诗,几乎全是源于想象了。那时写的诗歌真的有那么好吗?我唯一能承认的就是我美丽的语文老师用这种方式保护了一个爱写诗的女孩的诗意情怀。更没有想到的是,后来这首诗歌在朗诵比赛中竟起到了点睛之笔。哪怕岁月流转,我依然记得那幕场景:夜色阑珊,点点火光中(歌咏比赛晚上举行,伴有篝火),伴随着一曲悠扬婉转的小提琴,一个嗓音清甜的女生,缓缓而深情地朗诵茉莉花之诗,一袭白裙落地的女生随之响起轻柔悠远的歌声,好似一群茉莉仙子轻盈地来到人间,带给人世无尽的想象和浪漫。后来我们班当之无愧赢得了全校第一名。班主任特别高兴,满面春风地表扬了我们,也重重地夸奖了我。羞红了脸的我得意了很久,突然意识到:诗歌,挺有用的!

 后来,读大学,在中文系里,天天都徜徉在文学的世界里,自然少不了诗歌的熏陶。古代诗、现代诗,抒情诗、哲理诗,外国诗、中国诗,自然是读了不少,摘抄了不少,对诗歌的境界、情感也大致能领会。但在大学那浪漫多情的领地里,那青春姣好的岁月里,好像自己更痴迷的是一些情感类的诗。读到戳心处,简直觉得是为自己量身定制,已经不能用黯然神伤来形容,如果那时诗人在眼前,恐怕真会上前紧握诗人双手,热泪纵横,激动地道一声: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个人的痛苦,其实前辈已经无数次上演。那些多情的诗人们轻轻两笔,就勾勒了天下饱受情感折磨之人共同的痛楚。在读诗之余,仍然不忘写诗,可惜写来写去,终究没有离开那些多情却被无情恼的落寞和惆怅。最后那些诗歌,全都被封存在一个日记本里,再也没有打开,就让时光这杯酒去守候那些曾经发生过的或美丽或哀伤的过往吧。

 教书的岁月里,也领着学生在美丽的诗歌中流连忘返,在深情吟诵中鞠一捧诗意的浪花,在含英咀华中嗅一点诗歌的芬芳,在精细解读中逢一个浪漫的诗人。最记得高20151班与我在诗歌中同醉的情景。吟诵诗歌,他们摇头晃脑、深情款款;写作诗歌,他们精选意象、直抒胸臆。多次举办小组诗歌朗诵会、个人诗歌朗诵会,尽管不是人人都朗诵得好,组组都朗诵得妙,但每个孩子都经过精心的准备,都渴望展示最诗意的一面。他们写作的诗歌,我至今都保存完好、视若珍宝,偶尔拿来读的时候,还是会为这拨青春年少的孩儿们能写出如此凝练、深厚、饱满的诗歌暗暗叫绝。随着岁月的流逝,或许这拨孩子会忘记他们曾经用心读过、用情写过的诗,但是他们一定不会忘记自己在最青春年少的岁月里,也曾萌动过诗意情愫,也曾抒发过诗意情怀,也曾把自己交付给诗歌,循着美丽的情思,寻访过自己的心灵。

 当然,让学生读诗写诗,我自己也不会当局外人。读诗的时候,好像在与一个诗人对话,能与诗人同欢乐共悲伤,佩服那些才华横溢有满腔报国之志的诗人,也叹惋他们仕途坎坷流浪漂泊的孤独感伤。为那些一字传神叫绝,也为那些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叫好。读诗歌赏析的时候,自己未曾想到的,名家解读得很透彻,读来常有恍然大悟之感。也在名家的解读中,渐渐领悟了诗歌的精髓。再回读那些儿时读过的诗歌,才明白:经典之所以能永垂不朽,的确是因为经典!

 除了读诗、读诗歌赏析之外,我也仍然要写一点小诗。因春花而歌,为夏蝉而唱,因秋叶而感伤,为冬雪而点赞。静听春雨穿林打叶的声音,闲赏村舍炊烟袅袅升起,带一双寻美之眼看山川丘壑,怀一颗惜春之心轻拈满地黄花。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寻得一份静谧、一份恬淡、一份诗意;在滚滚红尘中悟得几分洒脱、几分自由、几分傲骨。

 或许是受我读诗写诗的影响,女儿两岁不到的时候,也特别喜欢诗歌。我就时不时地教她背一点诗歌。没有想到她还挺会背,两岁的时候就能背很多诗了。后来因为不想她这么小就耗背诵的精力,就没有教她,任其自由发展。但有些诗好像已经刻在她心里一样,当诗意的情景再现,她竟不自觉地背出诗句。某天清晨,她突然笑嘻嘻地对我说,妈妈,我想到了一句诗:水里鸭子水里游。这哪像什么诗啊,我心想。不过为了不打击她,我就重重地表扬了她,宝贝也会作诗了!女儿瞬间扬起了得意的笑。那日回家,正是柳絮飘飞的时节,宝贝轻轻地捧起一片柳絮,极尽呵护的样子。我就鼓励宝贝,给你的“水里鸭子水里游”对一个下句啊。没有想到,宝贝立刻就回应我:空中柳絮空中飞。我顿时就笑了,抱起宝贝,我的宝贝也是小诗人了!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海德格尔之所以格外喜欢荷尔德林的这句诗,是因其道出了生命的深邃与优雅。而我之所以喜欢这句诗,因为在我深深浅浅的岁月里,在我生命的深处,也或多或少镌刻着几缕诗意。哪怕它们只如罡风突然拂过,哪怕他们只如黑夜的精灵骤然降临,但它们终究是来过,终究在我的生命中驻足过,也就不会是生命中匆匆而过的过客!

 于丹在《重温最美古诗词》的封底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我一直深深地相信,每一个中国人生命的深处都蛰伏着诗意,也许人的年岁越长越需要这样一种温暖,需要我们生命年华中的浪漫,让我们从现实的纠葛中拥有一种挣脱地心引力的力量。如果我们真的愿意相信诗意是中国人生命中的必需品,我们也许真的可以过得诗意盎然。谨以此段文字,在未来的岁月里与喜爱读诗写诗的朋友共勉。(石  莉)



【手机端用户如需浏览视频,请点击如下播放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