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万盛新闻网!

2018年12月19日

农历  冬月十三 星期三

在线举报:

举报电话:48288739

邮箱:3132566563@qq.com

乘车

来源:

发布日期:2018-12-06

阅读次数:1624次


 我出生在万盛红岩煤矿工人村附近。那里高山林立,沟壑遍野,从山这边到山那边往往要花上半天的工夫。小时候,我常常独自一人站在山巅,遥望着天际边朵朵白云发呆,我不知道,白云深处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上世纪七十年代,红岩煤矿已有公路,但我对外界的了解,基本上还是靠翻山越岭来丰富。

 1987年的夏天,我考上重庆一师,每学期于开学、放假时段往返于万盛与北碚之间,不管是乘火车还是客车,紧走快赶,也要花上一天的工夫。

 那时候,乘火车是首选。红岩煤矿开设有两趟接客车,一趟是早上五点钟送乘客到万盛城区和东林,一趟是晚上十一点半在东林火车站接乘客回煤矿。

 接客车的起点站设在距离工人村四五公里远的九一一新水厂。要想坐这班车,需要很早就赶去,因为去晚了车上就坐满了人。为此,父亲老早就叫醒我,帮我背着行囊早早出门。由于路况不好,接客车行驶途中总是颠簸摇晃,车内乱成一片,各种抱怨接踵而来:你踩了我的脚,他碰了我的背……

 重庆与万盛的铁路线不到一百公里,沿途就有二十多个小站,因为设置的是慢车线路,从重庆到万盛的火车经常晚点。一旦火车晚点,驾驶接客车的师傅就不会继续等候。所以火车过了谷口河车站后,车厢里的人就忙碌起来,提着大包、小包涌向车门。冲下火车,大家慌里慌张地穿越铁轨,一路小跑,排队检票。有时候,为抢时间、省路程,还不得不翻越围墙,生怕错过这唯一一趟可以在当晚回到温暖小家的接客车。

 说到那些年乘火车的情景,一定不能漏下春运期间的闷罐车。所谓“闷罐车”,其实就是货运车厢,没有座位,没有厕所,没有灯光。乘客必须自己带凳子,或者在车站附近捡几块砖头、石块,带到车厢里权当“专座”。

 那些年,除了乘火车,也可以选择乘客车出行。但乘客车更不方便,一是乘车时间更长,即使顺利也要五六个小时,如碰上公路堵塞等情况,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那时候的公路路面窄,灰尘大,弯道多,坡度陡,一路上总在翻山越岭,加上车里没有空调,很多乘客在车里被甩得呕吐不停,弄得满车皆是异味。

 所以,乘火车确实舒坦许多,毕竟在车厢里可以看看书,打打牌,聊聊天,睡睡觉,耐心地打发悠悠时光。

 后来有了“金杯车”,只要沿途不堵车,一般三个半小时就能到达。而且不超载,有空调,经济不宽裕的我也会选择这样的豪华交通工具,不为什么,就是冲着舒适、便捷、不受罪啊。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几十年。

 那时候阅读报纸,看到北京到天津修建了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也从媒体上看到了国外发达的交通网络,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万盛与重庆主城之间什么时候才会建设高速公路呢?

 上世纪末,綦万高速公路通车,再后来南万高速公路通车,主城与万盛的距离被快速拉进到一小时内,而且还有不同的路线选择。2011年我买了私家车,再也不用“品尝”站队、买票、候车的滋味了。往来于两地之间,从以前必须提早安排好时间,到如今说走就走,想走就走,着实便捷。亲戚朋友间一个邀约的电话,我赶到后说不定他们正在做饭呢。而自驾游全国各地,也是一个念想的事,几天就能通行好几个省市。

 至于我的老家,红岩煤矿工人村早已人去楼空。当年起早赶快奔赴的九一一接客车起点站,也已荒芜。老家那些大山沟壑间高桥架两山,天堑变通途

 如今,我常常回到幼时站立的山巅,遥望天际边的白云朵朵,恍惚间,我似乎看见了白云深处正建设的江南机场,看见了在那里起飞的飞机翱翔蓝天。(梁光华



【手机端用户如需浏览视频,请点击如下播放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