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万盛新闻网!

2018年01月22日

农历  腊月初六 星期一

万盛或为唐宋时期的荣懿县治所

来源:万盛微发布

发布日期:2017-03-31

阅读次数:11227次

 1994529,重庆市万盛区万东镇新民村境内,发掘了一座长约2.3米、宽约1米、高约1.2米的南宋初年的古墓,墓内除有铜镜、瓦罐、瓷碟、土碗等生活用具之类文物,并出土了一块保存完好的《宋太夫人陈氏墓志铭》石碑,对研究唐宋时期的荣懿治所,提供了重要的文字依据。

 荣懿县始建于唐贞观十六年(642年),与同置的扶欢、乐来两县,并隶于溱州,为州治。高宗咸亨元年(670年),废乐来县,并入荣懿。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改溱州为溱溪郡,荣懿、扶欢两县的隶属关系未变。肃宗乾元元年(758年),溱溪郡复为溱州,仍隶领荣懿、扶欢两县。唐末经五代至宋初,州、县没于蛮,被少数民族头领控制。北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年),改荣懿为寨;熙宁四年,改扶欢为寨(后来,并入归正寨),均隶属渝州。熙宁八年(1075年,《宋朝事实》一书记述为熙宁七年),隶属南平军。荣懿寨泯于南宋末。何时改为荣懿镇,不详。

 扶欢县、寨治所,在今重庆市綦江县扶欢坝,至今,尚未发现史志界对此持有异议,而对荣懿县、寨治所,则有不同的论解。

 第一种也是历来占主导地位的观点,认为其治所在青羊市(今万盛区青年镇驻地)。清朝道光、咸丰年间綦江县名儒罗星(罗春堂)根据在该县永里金兰坝(今万盛区南桐镇金兰村境内)发现的南宋赵牟氏墓的《墓志》中所述:孺人处荣懿,舅姑处新市,相距一舍等语,在其主编的《綦江县志·卷之九·古迹》中提出:荣懿、新市等地,疑在今扶欢坝、青羊市等处,同一卷目内废溱州一段,则以肯定的语气判定青羊市即荣懿也。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四川政区沿革与治地今释》(蒲孝荣著,1986年版),亦持此说。可能以《綦江县志》的推论为主要依据,中国历史地图集编辑组编辑、中华地图学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五、第六册(1975年版)和谭其骧主编、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五、六册(1982年版)中荣懿县、寨治所,均标注在今青羊市的地理位置上。

 第二种观点,如《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臧励和等编,商务印书馆19315月出版)认为荣懿县故治在贵州桐梓县北,接四川綦江县界。与第一种观点相近。因为当时青羊市街区的桐梓街及其附近部分地区,隶属贵州省桐梓县。


 第三种观点,认为荣懿县、寨治所在万盛(原属四川省南川县,今为重庆市万盛驻地)。民国19年(1930年)出版的《桐梓县志·卷八·舆地志下·荣懿废县》中写道:今据《赵牟氏墓志》考之:中有孺人处荣懿,舅姑处新市,相距一舍等语。盖青羊市即旧名兴旺市,新市即兴旺市之讹称也。所谓距一舍者,古人以三十里为一舍。其距新市实三十里,唯南川县之东乡坝有荣懿镇。今称镇子上。今其墓在金兰坝,去镇子上不出十里外。可知镇子上之为荣懿无疑矣。民国18年(1929年)出版的《南川县志·卷一·古迹·荣懿镇》中亦提出:惟荣懿所在,遵义府、綦江县志俱指为青羊市,亦仅据赵牟氏墓碑揣度言之,而吾邑万盛场外大石坝傅氏宅,旧称荣懿镇,距青羊市仅四十里,或即当日县治所在未可知也。又场侧最近地名犹有大堂坝(有石梯石狮)有南门桥(九龙桥旧名),过桥里许有武庙,有东岳庙,稍远山岭上有文庙废址,一切规模形迹俱乡市所无

 上述各观点,哪一种比较符合客观实际?第二种观点认为荣懿县故治在今贵州桐梓县北,接綦江县界,地理概念含混,不知其具体所指,可置之不议。在这里,主要谈谈对第一、第三两种观点的看法。这两种观点,一南(青羊市)一北(荣懿镇,今万盛),截然相反。谁是谁非?探讨此问题。需明确以下几点:

 首先,要正视客观史实,这是前提。(1)唐朝设置荣懿县,隶属溱州;北宋熙宁年间,改为荣懿寨,隶属南平军;北宋徽宗大观二年(1108年,《宋朝事实》中记述为崇宁中),以渝州夷大攀首领赵泰所献之地,另置羁縻州溱州,隶领溱溪、夜郎两县,已非原溱州之地,并无荣懿(可参看1982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六册29-30页。《四川政区沿革与治地今释》一书的叙述有误)。何况只存世短暂的12年,在宣和二年(1120年)被废,以溱溪寨为名,亦隶南平军(《桐梓县志·卷三·興地志上·建置二》)未再见于史书。(2)赵牟氏卒于南宋高宗绍兴三十年(1160年)四月,葬于孝宗乾道元年(1165年)十月,《赵牟氏墓志》中的荣懿,是荣懿寨,并非荣懿县,从北宋后期荣懿改寨之后,未再恢复为县。

 其次,要以辩证史观去分析,认识我国的历史地理状况。从古至今,由于各种原因,我国行政区划和地方政府治所不时进行调整,如认为唐宋600余年中,其县、寨治所始终未变是片面的,但认为必变也是片面的。

 第一种观点基本上是以《赵牟氏墓志铭》和青羊市《城隍寺碑记》为依据,推论荣懿治所在青羊市,忽视或忘记了南宋时期的荣懿是寨不是县这个基本史实。唐朝荣懿县治所是否在青羊市,至今尚无可靠的史志资料或实物加以论证,青羊市《城隍寺碑记》中虽然提及是处城隍即古荣懿县遗封,只是说明该寺为荣懿县时得名或遗迹,并不能推断青羊市就是荣懿县治所。罗星在《綦江县志》中判定青羊市即荣懿也,与地名的实际状况是有矛盾的。如果荣懿在青羊市,而扶欢的历史沿革中并无新市的称谓,同时,也使人难以理解的是:如果赵牟氏的居住地荣懿是青羊市,按照传统的殡葬习俗,一般是就地安葬或葬于舅姑所处的新市,为何却远葬于30余华里之外的金兰坝呢?第三种观点推论万盛为唐朝时期的荣懿县治所,亦缺乏实物加以佐证。


 《宋太夫人陈氏墓志铭》的出土,是对《赵牟氏墓志》的进一步补充,基本上可以为宋朝荣懿寨治所的争论划上句号,否定了史志界某些不实的论断。虽然仍未解决唐朝荣懿县治所的问题(有待发掘新的史料继续考证),但是却有力地说明宋朝荣懿寨治所在万盛不在青羊市。《墓志铭》中两处提到了荣懿:一处是正文首行:河北磁州(今河北省邯郸市地区)进士武思永避靖康之乱,迎侍南来,飘寓南平荣懿,此处说明了两点:武家住在荣懿,荣懿隶属南平军。一处是正文后段,武思永之母陈氏卒于南宋高宗绍兴十六年(1146年)七月三十日,是年十月二十五日卜吉葬于荣懿寨之南、八面山下、溪桥之侧,明确无误地指出了武母陈氏墓莹的地理位置在荣懿寨之南,也就是说墓北为荣懿寨。唯今万盛为此墓北面较大集镇,而青羊市则在此墓南面二十余华里。《墓志铭》的作者赵棠亦为进士,当属熟读经史的饱学之士,谅不至对当时的建置和地名的方位都搞不清楚吧。(孙龙英)



友情链接